当前位置:首页 » 理论研究 » 经验交流 » 正文
任进:以权力清单推进行政组织法
时间:2015-06-23 15:51:14 
[收藏] [打印] [  ] [关闭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权力清单制度的实质是给行政权打造一个透明的制度笼子,为企业、公民和其他组织办事提供便利条件,也为行政机关依法行政规范提供基本依据。
    行政机关的职权来源,应当有法定依据,主要是宪法和组织法、其他法律法规以及法规性文件等。行政机关不得法外设权,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不得作出减损公民、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或者增加其义务的决定,这是行政组织法的基本原则。建立并实施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制度,落实政府部门的职权和职责,体现了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“建立权责统一、权威高效的依法行政体制,加快建设职能科学、权责法定、执法严明、公开公正、廉洁高效、守法诚信的法治政府”的基本要求。
    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,需要解决职权交叉、多头管理、多层执法等问题。有些法律规定了政府、政府部门以及部门之间的职权关系,如环境保护法规定了各级政府及其环保主管部门、政府其他有关部门在环保工作中的职权或责任,以及县级以上环保主管部门责令采取限制生产、停产整治等措施或经政府批准责令停业、关闭等处罚权。
    对中央与地方政府的事权,国务院可规定中央和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的国家行政机关的职权的具体划分,凡直接面向基层、量大面广或由地方实施更方便有效的事项,一律下放地方。
    地方政府要做好国务院和上级地方政府下放权力的承接工作;地方政府要合理确定下放层级;各省级政府要根据本地实际情况,具体划分地方各级政府管理权限,要将基层政府承接能力作为重要考虑因素,不宜简单地一放到底;对于涉及本地区重大规划布局、重要资源开发配置的项目,应充分发挥省级部门在政策把握、技术力量等方面的优势。但由地方政府核准的项目,省级政府可以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具体划分地方各级政府的核准权限;由省级政府核准的项目,核准权限不得下放。
    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,涉及权力下放。而权力下放总的原则是,凡是适宜于地方或基层办的事情,都由地方或基层决定和实行。中央政府权力下放,依据的是宪法第89条关于“规定中央和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的国家行政机关的职权的具体划分”等宪法职权和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《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》和国务院相关决定;地方政府权力下放,依据的是地方组织法第59条关于地方政府职权的规定和相关文件中“各省级政府要根据本地实际情况,具体划分地方各级政府管理权限”等规定和地方的相关决定。
    行政权力下放还可以采取行政授权的方式。行政机关授权,不完全等同于“法律、法规和规章授权”,是行政机关依法授权给其他行政机关或社会组织,后者以自己的名义行使行政机关的部分权限,该行为的效果归于行政机关授权的机关或组织。如对暂不能下放的职权,相关部门可以委托下级政府部门行使,以委托部门的名义行使职权,该行为的效果归于委托的政府部门。如政府部门在其法定职权范围内,依照法律、法规、规章的规定,可以委托下级政府部门实施行政许可。